衛福部長薛瑞元 擁醫法雙證 使命感爆棚

衛福部長薛瑞元 擁醫法雙證 使命感爆棚
重生 五 十 年代 有 空間
校草必须要爱我

衛生福利部部長薛瑞元。圖/衛福部提供

「我一直在思考有什麼條件可以讓我自信地把衛福部長做好」,新任衛福部長薛瑞元在交接典禮上說,行政院宣佈新任部長人選那晚,他一度在午夜夢迴中驚醒,思索自己要怎麼扛下首長的重任。

薛瑞元並非衛福部的門外漢,他從醫事處出身,在醫事處長任內,被派往衛福部所屬的雙和醫院擔任副院長七年,「醫院管理複雜度不亞於行政機關」,薛認爲,自己可以融入行政團隊。

後來他受屏東縣長潘孟安邀請,轉赴屏東擔任衛生局長,他沒有被議員打羣架嚇跑,也在屏東耕耘交出成績單。「衛福部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團隊,只需要一個方向或原則,同仁就會做得很好。」他笑着說,想到這裡,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勝任衛長重任,終於可以安心睡覺。

整体出货量恢复 贸联-KY 7月营收回温

日前交接典禮上發生意外插曲,薛瑞元一句無心的「唯一的夫人」發言被媒體拿來大作文章,引起外界熱議。事後他解釋,太太其實不喜歡被稱作「夫人」,朋友都直接以姓名相稱或加個「姐」字;他自己也不喜歡公開叫她「太太」、「老婆」,怕不夠尊重。因此,他事前和太太溝通,「這次交接典禮是唯一稱她『夫人』的時刻」,不料卻意外造成外界誤會。

被立委伍麗華稱作「黑白郎君」,彷若當前熱播韓劇《醫法刑事》男主角蘇志燮般,薛瑞元同時擁有律師及醫生雙證照,在醫界實屬罕見。薛瑞元早期在結紮手術遇上醫療糾紛,雖然有請律師幫忙,但在法院審理過程,仍需要自己出庭回答,陪同他進出法院的夫人及朋友,都鼓勵他嘗試往律師方向發展,在獲得家人支持下,他考上臺大法律系,開啓人生另一條道路。

千奇百怪女孩子
随身空间种田:悠闲小农女

某天成为王的女儿

後來攻讀臺大法律研究所時,因課程不如大學繁重,加上北醫學長介紹,因緣際會下,薛瑞元前往同屬北醫校友的前立委洪奇昌辦公室擔任主任,薛以國會助理身份協助推動醫療相關法案,就此接觸政壇。

G20峰会在即 澳总理:若晤习近平将有利两国关系

臺灣婦產科醫學會理事長黃閔照就曾說,當時醫法雙修的人不多,有人從事醫療訴訟相關,只有少數人投入公共事務,薛瑞元就是其中一位。黃閔照認爲,面對問題,薛瑞元常以理性溝通,看好薛能領導衛福部推動重大政策。

黃閔照透露,薛瑞元常以法律專業協助衛福部解決不少爭議課題,衛福部近年推動「生產事故救濟」,薛就是起草者之一。婦產科醫療糾紛中,可歸咎醫生的狀況較少,薛認爲國家應該要有救濟制度弭平產婦或家庭傷害。後來醫療法82條修正案的推出,及今年5月通過的《醫預法》,都可以看到薛在醫病關係以及醫療刑責合理化的努力身影。

「薛瑞元是我的好兄弟,一起打拚多年」,剛卸任衛福部長的陳時中常對外這麼說,主因過去薛擔任衛生署醫事處長時,陳時中就是衛生署副署長,二人共事甚久。陳時中也點出長照2.0推行初期,薛常在「長照司籌備處」待到深夜,辦公室燈火通明彷彿「南港燈塔」,由此不難窺見薛「拚命三郎」般的拚勁。

也是長官之一的屏東縣長潘孟安曾說,「薛瑞元很白目,把診所收起來去考律師,還跑去當國會助理,但是他具有司法人的正義感,擁有白袍人的慈悲。」當時薛要離開屏東到衛福部擔任次長時,潘孟安十分不捨,但感謝薛願意到薪水少的地方服務,撐起偏鄉醫療。

有AI还需要布雷吗

長官眼中的薛瑞元是個充滿使命感的人,因此對他扛起衛長的任重道遠,都認爲適才適所,且會表現得很好。

陆多所大学毕业生不进入职场 清北复交「深造率」逾七成

虾皮晚间大当机 民众哀号:整个网站挂了